首页 »

曹雷:溧阳路1335弄,与名家为邻

2019/10/18 3:23:59

曹雷:溧阳路1335弄,与名家为邻

1946年夏天的夜晚,溽暑蒸人。虹口区溧阳路1335弄5号,老式石库门底楼的窗户内,一盏电灯还亮着。

 

光亮前映出的,是战地记者曹聚仁的脸。当时46岁的他正在写作《中国抗战画史》。几乎以每天五六千字的速度,他要将八年抗战中获得的还散发着硝烟味道的第一手资料写成文章。才6岁的女儿曹雷,刚刚随父母从江西乐平返沪。每天夜里,那一灯如豆,把伏案疾书的曹聚仁的背影在墙上拉得很长。这幅画面,成了她心中关于父亲最“天经地义”的形象——父亲天生就是要写作的。

 

曹雷。   蒋迪雯 摄

溧阳路上的文化名人

 

溧阳路不算很长。

 

这条南起黄浦江畔虹口港,北迄四川北路的道路原称狄思威尔路,本来是虹口界内重要道路,1983年为迎接第五届全运会拓宽四平路,溧阳路由此被隔成两段。早在1893年,溧阳路就开始筑路,因为建设较早,所以路两侧大多是旧式的里弄和仓库堆栈。1943年更为今名。但就是在这条并不太长的道路上,翻开地方志,却能发现近现代文化历史上一串熠熠生辉的名字——

 

位于溧阳路1359号的红瓦灰砖木结构、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的二楼,曾是鲁迅的藏书室。1933年至1936年间,鲁迅曾以内山书店店员镰田诚一的名义租下此屋,藏书约6000册,其中包括瞿秋白文稿、柔石的遗著及纪念物等。这间藏书室在二楼,面积20.5平方米。这里比邻鲁迅先生生前居住的山阴路,来往方便,直至1936年鲁迅逝世、许广平迁居前,藏书室的藏书都一直安然存放在此处。

 

溧阳路1269号一幢坐北朝南两层楼花园洋房,则是现代文学家郭沫若1946年5月至1947年11月时的居所。这幢洋房建筑面积406平方米。1946年8月,邓颖超等曾在此招待文化界人士;同年11月,进步文化人士曾在此为朱德同志60寿辰举行庆祝会。

 

溧阳路1156弄10号,则是著名报人金仲华旧居。金仲华毕业于浙江大学后,先后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店任职。曾协助胡适主编《东方杂志》。1934年任《世界知识》半月刊总编辑,参与创办《大众生活》《生活日报》《永生》《抗战》《全民抗战》 等报刊。后任香港《星岛日报》主编,并加入保卫中国同盟。抗战胜利后,任上海《新闻报》总编辑。解放后任文汇报社社长、上海市副市长。

 

而在溧阳路1335弄5号,借居在坐北朝南二层楼石库门里弄房底楼的曹聚仁一家,则与出版家、作家、翻译家赵家璧先生为邻。在曹雷的印象里,住在附近的有书法家潘伯鹰先生,著名书法家、教育家沈尹默先生,《新民晚报》的主笔赵超构先生,还有后来在上海师范大学任教中文系教授的曹礼吾先生,以及参与编辑出版《第二次世界大战画史》的魏守忠先生等等一大批父辈的朋友。

 

一灯如豆写下抗战记忆

 

为何溧阳路上,在当时会吸引如此多名人、尤其是文化人济济一堂?

 

在曹雷的记忆里,1945年的上海,刚脱离日寇的铁蹄。在日本投降之前,虹口闸北这一带既是日本陆军司令部所在地,也是日本人的居住区。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这里的中国居民就纷纷逃离到英、法租界去了。但在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后,原来居住在虹口这一带的日本人纷纷回国去,留下了许多空屋;而大批原上海居民从大后方回到这座城市,却失去了原来的家园。于是,虹口成了后方回来的上海人首选的居住地。许多文化人也通过相互介绍,住到了这里。

 

当5岁的她跟随父母来到上海后,虹口区溧阳路的家,大概二十多平方米,不仅居住着父母亲与三个孩子,还有家乡来的祖母也随他们一起居住。父亲在进门处放置了一张小书桌,每天就见他埋头在那里写字。

 

曹雷记得,曹聚仁写文章习惯要留底稿,用铅笔在复写纸上书写需要格外费力,天长日久,他右手中指长出了个蚕豆大的老茧。一次,曹聚仁到虬江路去淘日军仓皇撤退遗落下的资料时,发现被丢弃的日陆军用的一沓沓薄型棉纸,回来后用这个书写就省力许多。后来,曹聚仁又发现用美国造的圆珠笔复写文稿很清楚,就在口袋里随身插着,不料那时的笔芯会漏油,他穿的白衬衫口袋下就留下了蓝色的油迹。

 

但就是在溧阳路的蜗居里,曹聚仁先后编写了反映抗战历史的《大江南线》和《中国抗战画史》,后者书中的资料,包括台儿庄战役大捷后,曹聚仁再返战地巡寻,在尸体堆中找到的一本名为涩谷昇的日军士兵日记。这份台儿庄战斗实录,成为日后了解日军在台儿庄战役中的第一手材料;还有几张日寇在南京奸淫杀戮的照片,是从打死的日军中队长身上搜到的战利品。那是1938年曹聚仁在屯溪采访叶挺将军,叶挺亲手赠给他的礼物。

 

1947年6月24日,由曹聚仁书写40万文字、舒宗侨配置1200张照片、60幅地图的《中国抗战画史》问世。1948年8月14日,在虹口乍浦路军事法庭开庭审讯日本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时,一本《中国抗战画史》就放在审判长石美瑜的审判台上。

 

感受虹口的文化传承

 

在曹雷的记忆里,在溧阳路生活的最初几年是艰难的。

 

当时,大批人从大后方来沪,人们需要创家立业,重建家园,即便是一些有名的文化人的生活也很艰难。曹雷记得,很多人家的住房并没有装修,住进去时还有日本人留下的“榻榻米”,窗门也还有不少是日式“移门”。大多数人的生活都很简朴,很多生活用品都是从虬江路淘来的旧货。倘若能去大光明影院看一次电影,可说是很奢侈的享受。

 

不过,文化人集中的地方,总有一种浓浓的文化气息。曹雷记得,生活虽然简朴,但家中的书籍是丰富的。尤其是戏剧家熊佛西先生创立的国立剧专(上海戏剧学院前身)也从大后方来到上海,在虹口的横浜桥落户,那里的剧场成为父母带曹雷和弟妹们常去观剧的场所。她记得,当时永安电影院就在国立剧专旁边。海宁路一带又有群众剧场、国际电影院、胜利电影院、解放剧场、曙光剧场等等。这些观剧的经验,也渐渐树立起她一生对戏剧的喜好。

 

在曹雷9岁的时候,上海解放了,虹口的面貌也随之焕然一新。1949年12月,她在虹口公园(现鲁迅公园)参加入队宣誓,成了上海第一批少年儿童队(少先队的前身)队员。看着胸前的红领巾,孩子们神气异常,在马路上遇到不管是不是认识的同龄人,只要对方也戴红领巾的都要互相敬礼,喊口号:“时刻准备着!”

 

新中国的学校课余生活是丰富的。从小学到中学,曹雷参加过合唱队、上街演过活报剧;经常举行营火晚会、朗诵会、各班级的歌咏比赛;夏天有夏令营,寒假有冬令营……升入复兴中学后,她第一次登上话剧舞台的经历,就发生在中学的礼堂。

 

学校请来中央戏剧学院华东分院(前身是上海剧专,1956年起改名为上海戏剧学院)的学生为中学生辅导戏剧组排戏。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的前身“儿童剧团”那时也在虹口,曹雷和伙伴经常去看他们的戏,学校的同学们和剧团的小演员一起搞活动,交朋友,组织冬令营,打野战,这些都培养了孩子们对艺术的爱好。

 

1950年,曹聚仁离开上海去香港工作,告别了溧阳路。但曹雷还是在溧阳路又生活了十年直到1960年。期间,她于1957年考上上海戏剧学院,成为一名专业的演员,后来还拍电影上了银幕。当年父亲决定来虹口居住似乎是一个偶然,但这却成就了曹雷生活里的一个必然。这一方水土,以溧阳路为中心,一步一步潜移默化带她走上自己向往的艺术道路。曹雷说:“初来虹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幼儿,当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成长为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青年人。这十多年,我是在周围浓浓的文化气息培育熏陶下长大的。我对那里有着深深的感情。”

 题图:位于溧阳路1269号的郭沫若故居。该处1994年2月列为优秀历史建筑。    东方IC

 

(部分资料参考 《虹口报》《曹聚仁在八·一三淞沪抗战中》一文。编辑:沈轶伦,邮箱:shenyl032@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