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吉林转型要扬长补短,还是扬长避短?林毅夫“东北经济药方”陷入争议旋涡

2019/10/10 3:45:03

吉林转型要扬长补短,还是扬长避短?林毅夫“东北经济药方”陷入争议旋涡

 

针对“如何振兴东北经济”,经济学家林毅夫近日开出一剂猛药:吉林省转型轻纺工业,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带动重工业继续发展。不过,该药方一问世就引发巨大争议,多位经济界专家学者纷纷发声,认为林毅夫的药方“缺少常识”,不能挽救高铁时代、供给改革时代的东北经济。

 

“如何振兴东北经济”这一命题眼下让经济学家们吵得很厉害。日前,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开出一剂猛药:吉林省转型轻纺工业,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带动重工业继续发展。但是该理论甫一问世,立即引来强烈反对之声。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认为,这不能挽救高铁时代、供给改革时代的东北经济,如果吉林真的去发展轻纺、家电、电子类产品,必将永远失去发展机会。林毅夫表示,呈现在大家面前的研究报告也只是初稿的草稿,希望各界人士多提反馈建议帮助,力争该报告早日正式出版发行。

 

▲林毅夫表示,目前这份征求意见稿只是初稿的草稿(资料图)

 

 

诊断

轻工业“断层缺位”是吉林经济短板

 

8月21日,《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在吉林长春正式发布。林毅夫和他的新结构经济学理论认为,解决东北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从“违背比较优势型赶超战略”转轨到“遵循比较优势型发展战略”。

 

林毅夫团队认为,从吉林开始,探索出一条东北三省经济改革的路子,是十分切实可行的。据统计数据,吉林省2016年末有2700万人口,其中16-59岁的适龄劳动人口占68.65%,农村人口占比44.03%。因此,征求意见稿认为,吉林省过去以及现阶段主导型的比较优势产业应该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事实上,在东北三省中,吉林近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是最快的,而吉林又是农业和资源大省。

 

经过一年的调研,林毅夫团队得出以下结论:整体上看,吉林省的宏观经济结构转型情况不亚于湖北省与重庆市,甚至一定程度上优于重庆。然而,近20年来与湖北省和重庆市相比,可以明显看到,吉林省工业的内部结构明显存在“断层缺位”:以纺织服装、家电与消费电子为核心的轻工业产品产量几乎一片空白。他明确指出,轻工业缺位是吉林省结构性转型升级致命的“坎”,振兴东北战略提出之后吉林省虽然有所好转,轻工业占工业的比重由2003年的最低点19.88%持续上升到2015年的32.32%,提升了近13个百分点,但依然没有彻底扭转该问题。

 

在征求意见稿中林毅夫指出,对于吉林省这样省情的区域而言,符合比较优势的工业化顺序必须是先轻工业充分发酵才可以大力推进重工业。否则,过去这种重工业优先发展的赶超战略下根深蒂固的扭曲的产业结构,一方面使得没有自生能力的重工业日趋没落,另一方面也使得符合潜在比较优势的劳动力密集型轻工业受到抑制。

 

 

开方

吉林可承接津浙粤轻纺工业转移

 

针对上述吉林省的轻纺工业的短板,林毅夫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因势利导,承接津京浙粤等省份的轻纺产业转移。他认为,吉林可以承接的产业转移目标锁定以下地区:天津市、北京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福建省、广东省、山东省。理由是这些省市目前的人均收入水平均在吉林省的100%-300%之间,这些省市近20年来经济增长迅速,工资水平涨幅较快,其过去积累的大量劳动力密集型轻纺行业将逐渐失去比较优势,吉林省均可以在此窗口机遇期内与之合作创造条件大力承接这些省市的轻纺行业进行产业转移。运用上述方法,林毅夫团队估计吉林省在提振轻纺工业短板方面有极为宝贵的五年窗口机遇期。据此,林毅夫团队为吉林设计了三个初步方案,包括“吉林省轻纺工业提振计划”工程、“长春-天津电子信息产业联合转型升级计划”工程、“吉林-广东家电与电子信息产业智能化升级计划”工程。

 

尽管今后要重视轻工业,但重工业也不能放手。征求意见稿中还提出了吉林省继续做大重工业装备制造业,建立五大产业集群等措施。这五大产业集群分别为大农业产业集群、大健康产业集群、现代轻纺产业集群、现代装备产业集群以及以新能源、新材料与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

 

林毅夫表示,目前这份征求意见稿的出炉只是一个开始,呈现在大家面前的研究报告也只是初稿的草稿,本征求意见稿还希望各界人士多提反馈建议帮助,力争该报告早日正式出版发行。接下来,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还将会同吉林省各级政府,就意见稿及各界意见反馈具体磋商,并制定出更具操作性的方案。

 

 

观点

东北究竟该发展哪些产业

 

东北究竟应该发展哪些产业?孙建波的观点是,首先要看东北的发展处于一个怎样的时代。当今中国,有两大关键词:“高铁革命”、“供给侧改革”。因此他认为:

 

第一,在高铁时代,充分发掘东北的自然旅游资源、健康疗养资源,把东北打造为中国夏季消暑和冬季滑雪的圣地。

 

第二,在供给侧改革时代,打造东北农产品品牌,让东北的优质农产品以高端品牌的应有姿态走向全国市场。在主粮、非主粮、绿色养殖、山珍等土特产领域,构建东北食品品牌集群。

 

第三,整合东北生物医药和地道药材产业。以吉林为例,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参产自吉林省;长白山素有“世界生物资源宝库”之称,是我国三大中药材基因库之一。今后应进一步发挥北方地道药材交易市场的地位。在此基础上,大力发展东北的生物医药产业和中药产业,形成地道药材和生物医药产业集群。

 

孙建波指出,融入了高铁时代的每一个东北城市该如何定位?切不可从林毅夫的理论出发,林毅夫的理论,解释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成就,但不能挽救高铁时代和供给改革时代的东北经济。

 

 

回应

建议是扬长补短而非只发展轻工业

 

对于学界的争议,林毅夫团队核心成员、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付才晖发表文章逐条回应。

 

“我们再次重申《吉林报告》的建议是扬长补短而非只发展轻加工业不发展其他产业。”付才晖在文中称,孙建波提出吉林省要发挥医药健康、旅游运动、农业食品等比较优势。事实上,这些内容正是我们提出吉林省可以叠加大农业、大健康、现代轻纺、现代装备以及以新能源、新材料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的融合型产业集群等五大万亿量级的符合其潜在比较优势的产业集群的内容之一。孙建波认为吉林冬天天寒地冻有半年不适合生产轻工产品,显然不是事实,因为这些产品是在工厂里生产而不是在露天的地里生产,辽源能发展袜业集群就是明证。“那些墨守成规地认为东北应该坚持重工业分工而东北沿海应该坚持轻工业分工的思想,事实上还停留在计划经济年代。”

 

对此,孙建波随后则再次发声表示,扬长补短的建议不能适用于东北,“扬长,是没有疑问的。但如果东北要先补短,然后再扬长;或者同步补短,就危险了。”东北要发展,要发挥长板效应。一个地区是否有竞争力,只看最强势的产业,根本不用看短板。因为只要长板足够强,不用自己“补短板去生产”。

 

孙建波称,东北发展不是单纯产业规划能解决的,关键还是优秀的企业家愿不愿意来。要吸引优秀的企业家,关键要处理好以下三个关系:政商关系的关键是法制和服务,而非说好话不收礼不办事;经济自由的前提是法制和秩序,而非放任和不负责任;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于扬长避短,切不可补短。东北拿出自己的优势资源才能吸引到好的企业家。

 

 

质疑

林毅夫“诊断”不符合经济发展逻辑?

 

一石激起千层浪。林毅夫教授用他的新结构经济学给吉林省开出的产业政策方面的药方立即引起了广泛争论。

 

行业发展是学者定还是市场定?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授田国强质疑,对具体行业(特别不是新兴行业)的发展、走向的决策和具体实施,到底是由学者或政府的产业政策来决定,还是由市场来决定?到底是学者更了解发展哪个具体产业更可发展,还是市场、大众及其企业家更了解?之所以要分散决策,让市场在经济活动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就是由于市场信息难以被少数人掌握。

 

田国强认为,学者更应该进行理论和原则性方面的指导,并且这种指导要充分考虑国情,而不是具体的建议,“因为我们没有市场、大众、具体政策部门,实际工作者更了解具体情况。这是我一直的看法,并且落实到中国问题的研究中去。”

 

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也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指出,在比较优势理论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并不适用于分析老工业基地。

 

东北吸引轻纺投资竞争力在哪里?

 

征求意见稿认为:“在新结构经济学看来,外商投资较低的根本原因不是营商环境差而是违背比较优势的产业结构导致的投资回报率低。”而田国强对此持相反观点,他认为,资本都是逐利的,有利才去发展,东北在轻工业行业方面有哪些竞争优势,能吸引企业家会跑到东北去投资设厂呢?

 

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则指出,对于很多产业来说,光是一年那么多时间段冰天雪地不能开工生产,成本就不知道要比东南沿海地区高多少。所以,欧洲的北部国家在重工业和生物科技等方面发达,南部国家在轻工和艺术文化等方面更发达。从林毅夫团队所描述的产业集群来看,广东、江苏、浙江一带已经形成了非常完善的集群生态,从而使得产业内的运行效率非常之高。从这些劳动密集型部分的产业转移来看,东北不具备承接这些劳动密集型制造的基本条件,没有厂商会选择东北来为其配套。

 

对于在吉林发展轻纺产业集群,张可云也认为,附加值不高、劳动密集、技术含量不高的产业是否有利于优化吉林省的经济结构是令人怀疑的。人口密度低的吉林省在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方面并没有优势。

 

东北需要什么产业都发展吗?

 

孙建波指出,即便是一个国家,也没有必要什么产业都发展,比如瑞士也没有轻纺、家电。更何况,东北三省,是中国的一个地区,需要把轻纺、家电、电子都发展了吗?如果中国每一个地区都要发展这些产业,都来与江苏、浙江、广东竞争这些产业,中国的省区之间,还需要产业分工吗?

 

孙建波指出,林毅夫理论的一个致命错误,就是把吉林和东北地区当成一个国家,而且是大国经济来诊断了。其实,即便是一个“独立经济体”,在当今全球已经进入人工智能发展前夜,中国经济已经进入“高铁时代”的今天,让东北从“承接轻纺、家电、电子”起步,不符合经济发展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