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天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先生逝世,他的最后遗愿是不举行追悼仪式

2019/9/11 20:22:03

中国“天眼”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先生逝世,他的最后遗愿是不举行追悼仪式

我国著名天文学家、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南仁东先生走了。他的生命定格在北京时间2017年9月15日23点23分,享年 72岁。 

 

作为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他甚至没有等到9月25日——FAST落成启用一周年的日子,就匆匆走了,从此阔别他最爱的星空。

FAST,山峦中的一口“大锅”。黄海华 摄

 

当地人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科学家

 

北纬25.647222度,东经106.85583度,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克度镇金科村大窝凼。这不仅仅是一个地理座标,更是一个科学大征程的起点。去年9月25日,被誉为中国“天眼”,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FAST就在这里落成启用。

 

四周山峦叠翠,像是农家垒起的灶头。正当中,是一口银色的“大锅”,远处雾气迷蒙,仿佛炊烟袅袅。假如用它满满煮上一锅饭,足够全世界70多亿人聚在一起吃3天。

 

这是去年9月24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爬上100多米高的山头,俯视之下的FAST。同样是在这里,10多年前,南仁东就站在这个大窝凼中间,兴奋地说:“这里好圆。”

 

从一个朴素的想法,到一个科学大装置,FAST走过了22年,南仁东也为之奔走了22年。在他的生命旅途中,这段连接着大山深处的记忆一定是他最难以忘却的吧。 

 

在贵州当地,不少人都认得出南仁东。从1994年到2005年间,他走遍了上百个窝凼。那时候,道路坑洼,他一次也走不了几个。时间长了,当地人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科学家,他的眼里总在搜寻什么。

 

与其说,他在为一台射电望远镜选址,不如说他在为一个科学好奇心而努力。这是一群科学家共同的好奇心——初始的宇宙究竟是怎样的?科学家们期望,在电波环境被彻底破坏之前,真正看一眼初始的宇宙,弄清宇宙是如何形成和演化的。目前为止,只有大射电望远镜才有可能实现这一梦想。如果失去这一机会,人类就只能到月球背面去建造同样口径的望远镜。于是,在1993年国际无线电科学联合会上,中国、澳大利亚等10国天文学家,提出了建造下一代大射电望远镜LT的倡议,这将是一个总接收面积1平方公里的射电阵(1999年,LT易名为平方公里阵SKA)。 

 

就是在这次会议间隙,南仁东找到代表中国参加会议的吴盛殷,说了句:“咱们也建一个吧。” 

 

最远能接收到137亿光年以外的电磁信号

 

1994年,北京天文台与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合作,正式开展LT中国选址工作。一次,南仁东和其他几位科学家探讨选址事宜。“尽可能圆,既要交通方便,又要相对隔离,没有无线电干扰”,来自贵州的聂跃平立即想到了有着喀斯特地貌的家乡贵州。

 

FAST台址与观测基地系统总工程师朱博勤回忆,大家考察了400多个洼地,对其中90个制作了高分辨率数字地形图,并经过反复比较论证,最终选定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克度镇金科村的大窝凼洼地为工程台址。“这个地址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最适合的。”

  

就是为了这个“独一无二”,南仁东和其他科研人员背着煮鸡蛋和榨菜,乘着老式吉普车穿梭在一座座大山里。

  

1995年11月,“大射电望远镜”中国推进委员会成立,由南仁东任主任。中国科学家又提出首先独立研制一台新型的单口径巨型射电望远镜,这正是500米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的由来。

  

如今,凭借500米口径、相当于30个足球场的接收面积,FAST在灵敏度和综合性能上,创下了世界之最——与发现引力波、被评为人类20世纪十大工程之首的美国“阿雷西博”350米望远镜相比,其综合性能提高约10倍。理论上说,FAST能接收到137亿光年以外的电磁信号,这个距离接近于宇宙的边缘。

  

总是仰望星空的人,也许常怀平静吧!南仁东先生最后的遗愿是,不举行追悼仪式。

 

无处告别。但大山深处的那个大窝凼不会忘记,曾经有这样一位科学家,为了看一眼初始的宇宙来到这里。当这位科学家离开时,他为别人或者说是人类的梦想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先生一路走好!